• 摘要:

    2020年2月5日,ETC亚太社区负责人胥康、犇睿资本创始人褚康、阿拉丁研究院负责人Kevin Zhou 做客深链财经新年新语线上沙龙,围绕即将减半的ETC进行讨论分享。以下为分享实录,深链财经略有整理:

    2016年7月,以太坊开发团队通过修改以太坊软件的代码,在第1920000区块强行把The DAO及其子DAO的所有资金全部转到一个特定的退款合约地址,从而“夺回”黑客所控制的DAO合约的币。从而形成两条链,一条为原链(ETC),一条为新的分叉链(ETH)。一群坚持区块链核心价值的开发者组成Ethereum Classic,维护独立的加密货币ETC。

    春节期间,ETC大放异彩,今年以来累计涨幅超过150%,远高于BTC30%左右的涨幅。与此同时,ETC预计在2020年3月23日迎来第一次减产,区块奖励从4个变为3.2个,减产20%。本期深链财经很荣幸邀请到ETC亚太区负责人胥康、犇睿资本创始人褚康,阿拉丁研究院负责人 Kevin Zhou三位大咖,一同探讨ETC减产及其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    主持人:问一个广大散户都比较好奇的问题,从年初到现在,ETC累计上涨超过150%,支撑这一波行情走势背后的原因,各位认为有哪些?

    胥康:我认为支撑ETC这轮上涨行情的背后原因主要有以下4点:

    1.ETC已得到机构认可。例如世界最大的数字货币信托基金Grayscale增持ETC份额,其持有ETC体量已超越ETH上升到第二位,仅次于BTC。并且Grayscale会继续将管理费的30%捐赠给ETC Cooperative,用于ETC的生态建设。另外越来越多的交易所也在不断上线各种ETC交易资产,例如币安上线了ETC/USDT期货交易对,欧洲最大的broker经纪商eToro也上线了ETC/USDEX交易对等等;

    2.从去年到今年,ETC已经连续实施了Atlantis、Agharta硬分叉分别对以太坊的拜占庭和君士坦丁堡升级进行了兼容,在3月份还会继续实施Aztlan硬分叉以兼容以太坊伊斯坦布尔升级。这些硬分叉升级使得ETC和ETH更兼容、更具有互操作性,也为ETC和ETH的生态融合做好了坚实的基础。ETC的核心团队在近年来也在不断成长扩大,连续完成这些升级也彰显了ETC Core团队的开发实力和社区的高度协同;

    3.本年度有大量的矿币即将减产,减产行情可谓接踵而至,首当其冲的便是ETC。ETC和比特币一样,有固定的货币政策和发行量上限,使得ETC的代币能够成为”硬资产“,而减产后,单位数量的代币则更具价值,这也使得ETC能够受到投资者们的青睐;

    4.ETH正在向PoS过渡,有大量的算力会寻找盈利最高的矿币作为转移点,目前来看ETC的挖矿收益占据显卡币首位。并且算力从ETH转向ETC有天然的便捷性优势(算法相同以及同样都是A卡居多),所以到目前为止已经能够看到ETC的算力在猛增,达到21T以上,处于历史高点。而算力的大小既保证了PoW货币的安全性,又能与货币价格挂钩产生正面作用。

    褚康:上涨首先都是不需要理由的。涨上来之后,回头一看涨这么多,是什么理由?胥总其实给了非常清晰明了、专业的答案,我也单说说个人观点。

    从基本面上来看,ETC确实无论从技术还是核心研发团队,都在革新。特别是面临以太坊在自我革命的路口,以太经典的社群和研发人员能够坚守初心,很不容易;

    从资金层面来看,一方面全球的地缘政治事件,黑天鹅事件等,都提升了加密资产的风险偏好程度,所以我们看到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资产出现了轮动上涨的情况。另一方面,减半的fomo情绪已经在发酵。ETC盘子还不是很大,很容易受到资金的关注。

    阿拉丁:前两位大佬的见解一针见血,其实我的看涨逻辑和胥总所说大相径庭,我也在很多地方公开分享过ETC作为减半行情龙头启动的背后逻辑。

    1.首先作为长期关注PoW项目的韭菜,我认为减半行情+ETH转POS背景下,ETC将承接ETH显卡算力和DeFi生态,大部分矿工的趋利性决定他们会用脚投票,谁最有性价比他们和谁站一起;

    2.未来即将出现新的大内存型FPGA和ASIC没有ETH挖了,他们注定会支持ETC;

    3.当然在灰度投资和DFG等大机构都非常看好的情况下又再次提示ETC可能会一马当先;

    4.最后通过减产矿币的表格分析减产时间、市值,发现ETC是在主流交易所开通合约的品种中流通盘最小的,所以看好ETC的发展。

    主持人:ETC预计在2020年3月23日,迎来第一次减产,区块奖励从4个变为3.2个,减产20%,如何看待此次减产对以太经典的长期影响?您怎么看?

    褚康:减半从基本面上来讲,终究是利好的,这已经形成一种共识。我个人观点是减半周期来临,在ETC的交易上面会存在很多机会。ETC自身的发展,还需要core团队和社区的共同努力。

    阿拉丁:减产是ETC启动的导火索,配合算力继承,发动了此波牛市行情。减产也是对项目有着巨大考验的双刃剑。

    一面是,减半减小流通,抛压减小,增加炒作热点,利好持币者;另一面则是,减产不利矿工,尤其是在ETC抢夺ETH算力的关键时期,如果币价不理想+减产,可能会出现算力下降,网络安全降低等问题导致矿难。

    所以或许ETC只减产20%而非减半正是基于此考虑,但是最后我们看到减产的预期炒作非常成功让ETC风头绝冠全网成为了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,所以总的来说目前减产给ETC带来了全网的关注。

    主持人:目前在ETC整个生态中,有影响力的组织和机构主要有哪些?

    胥康:ETC生态中最具影响力的组织和机构有ETC Labs、ETC Cooperative和ETC亚太社区。ETC的中国粉丝在去年成立了一个爱好者社区ETC Fans,另外ADA币的母公司IOHK也是ETC生态的大力支持者,其创始人Charles Hoskinson是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。

    ETC Labs是在2018的共识大会上宣布成立的,其投资者包括Digital Finance Group、Digital Currency Group和HCM(富士康母公司)合伙人Jack Lee。

    主持人:谈以太经典始终不能脱离以太坊,以太经典号称是“真正的以太坊”,以太坊和以太经典的主要差别有哪些?当时分叉后,作为原链的ETC为什么能活到现在且活得不错,支撑发展的共识是什么?

    胥康:ETC和ETH原来就是同源,通过几次硬分叉升级以后会变得更加兼容,实现互操作性。然而ETC和ETH还是有2点最大的不同。

    1.ETC有明确且固定的货币政策,且ETC具有发行量上限;ETH到目前为止还是无限增发的,且没有固定货币政策,对出块奖励做过几次修改;

    2.ETC将坚持PoW挖矿算法;而ETH正在过渡到PoS。

    在The DAO分叉后,一些坚持区块链去中心化、不可篡改原义的人们都留在了ETC社区。这些人大多都是极客和开发者,因此ETC从来不缺乏也没有间断过技术开发。

    而由于以太坊带走了大量资源,因此在起初ETC的宣传、推广等运营活动确实遇到了一定困难。好在当时立即有些机构注意到了这些点,这其中包括IOHK、ETCDev和DCG。

    在度过难关以后,ETC于2018年迅速成长,ETC Cooperative和ETC Labs相继成立,并且在中国、日本、韩国社区爱好者的关注下,ETC亚太社区也在当年成立。所以说ETC发展至今,取得的这些成绩都是社区共识的成果。

    主持人:一说到以太经典,很多人总想到一个名词“末日战车”,“投资者会认为只要 ETC 涨,大盘就一定会跌“,各位怎么看这个说法?背后有没有一些深层的原因?

    阿拉丁:这个说法应该是由18年3月和8月左右那两波标准反指总结出来的末日战车,但是背着末日战车这锅的不只ETC,还有XRP也有类似反指现象,其实道理很简单,只要项目不是行情的热点,当行情来的时候,资金一定会抢热、追热。等到行情过后,资金回流,这时大家就行瞄准热点外的优质资产。被回流资金推动的就变成了末日战车,哈哈,正如这次减半行情的XRP一样背锅了。

    不过换个角度思考,ETC其实一直都是被大家关注的。目前ETC开启了这波减半行情,大家可以把18年、19年的末日战车称号帮他拿掉了。

    主持人:根据灰度投资2月3日发布的报告,报告显示,它持有超过1亿美金的ETC信托,和ETH信托旗鼓相当,为什么灰度投资如此钟爱ETC?怎么看待在ETC生态中,灰度投资这种大型基金所扮演的角色?

    褚康:一个项目是否优质,评价的标准之一是是否有大型知名的投资机构青睐,一方面,灰度投资对于ETC的支持早从2017年度便已开始,在2020年初便承诺在未来两年内将持续支持以太坊经典开发,且表示在2021年之前,每个季度会把灰度以太坊经典信托基金(Grayscale Ethereum Classic Trust)三分之一管理费捐赠给ETC Cooperative。自2017年以来,Grayscale已向该合作社捐赠总计110万美元的资金。所以可见灰度对ETC的青睐在2017年就开始了

    至于为什么灰度投资如此钟爱ETC,我觉得可能从四点来看:一是以太坊经典开启了数字货币2.0时代,为区块链应用程序提供了机会,是区块链领域革命性的发展;二是ETC是目前市值排名十几的加密资产,其币值稳定与受众支持度仅次于BTC等极个别币种;三是ETC始终秉持去中心化、不可篡改的区块链核心原则,且定量发行,更符合币值稳定的追求;四是目前ETC价值存在被大幅度低估的可能,被公认为全球最被低估的数字货币,意味着具有最大的涨幅前景。灰度在加密资产非常积极,甚至激进。所以ETC未来的表现会非常值得期待的。

    主持人:在币圈有一种说法是,大型基金即是最大的多头,也是最大的空头,因为一旦他们变现减仓会对价格造成更大的冲击,ETC是否也会遇到这种问题,怎么看待这种矛盾?

    褚康:资本都是逐利的,早期资本都是大多头,这个很对。但是资本的目光是长远的,资本的角度是为项目赋能,投资的是趋势,是未来,所以一般都会有五到十年的赋能周期。从这个角度讲,ETC目前也处于起步阶段。

    当然,资本最终会去套利,套利也是有策略的,机构的套利会逐步安全,这期间会传递许多讯息出来,普通投资人就要做甄别,做好选择。

    最后,ETC的发展,无论成功与否,是多方合力的结果。这其中有类似灰度、DFG之类的机构,也需要社群,需要开发者。其中的个体可能会影响短期的走势,但合力的结果,永远是星辰大海。无论是股市还是加密货币,投资方和项目方最好的结局就是相互成就。

    主持人:以太坊即将转向POS,以太经典ETC将成为最大的PoW以太矿链,以太坊有DeFi,Dapp,未来,ETC发展的规划和方向主要是什么?

    胥康:大家从最近几次硬分叉升级就能够看到,ETC在近期的发展目标是与ETH兼容。

    以太坊有DeFi和Dapp,ETC上也能有。ETC上的各种Dapp可以是从ETH上移植过来的,ETH到ETC的移植成本是最小的,移植的Dapp可以实现跨链,同时享受2个生态和社区的流量;也可以是在ETC上直接搭建的,然后再移植去ETH。

    例如ETH上有Dapp的节点服务提供商Infura,ETC上也有相应的服务bloq cloud;ETC Core团队采用的开发协议Open RPC也在被ETH开发团队采用。现在ETC生态上已有的DeFi以DEX为主,但是据我所知,有很多项目和团队正在开发。今年大家将会看到很多Defi项目在ETC上运行。

    除此之外,因为ETC坚持使用PoW算法,其更适合作为安全受信任的底层协议,这使得ETC和IoT的结合有了更大的空间。

    声明:本内容系陨石财经原创稿件,版权属陨石财经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转载时须注明“文章来源:陨石财经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提交成功!

提交失败